2021年4月7日

臨時組合的詩班

四月六日參加王姊妹的追思禮拜,我不但感到真實的平安也為王姊妹感到欣慰。我確實地感受到她的快樂,她正在一個美得無比的地方。以下分享過程中的一則小插曲:

前情題要:

四月六日王姊妹追思禮拜,楊牧師因為要先去殯儀館主持家祭,有其他事要忙,他邀請我擔任「東南牧區詩班」的臨時召集人。楊牧師說:13:15~13:40在宣教大樓一樓集合練唱,13:40要把現場交給汪美牧師(另一個閃亮亮名震遐邇的專業獻詩團隊)。楊牧師在前一天晚上傳訊息來說:「原本預計在台前唱,汪美牧師臨時決定詩班會在台上唱,有梯架,我們牧區詩班若要在台上唱亦可。」  

老實說,我從來沒有類似任務的經驗,當天登記參加獻詩者共23人,大部份我都不認識,而且我們這一群烏合之眾只有25分鐘的時間練唱,還包括要排隊型、出場退場走位等等。現在又有台上、台前、梯架等選項,現場的情況,我完全無法掌握,心中有一些忐忑。  

本文:

四月六日當天中午為了預防塞車,也提醒自己不能遲到,中午十二點就與內人搭計程車從家裡出發。路況良好,到靈糧宣教大樓還不到十二點半,時間太早,距離練唱還有一個小時,這麼早把內人拉來教會乾等,心裡對內人有一點過意不去。  

巧合的是,我們從計程車下車時,剛好汪美牧師把腳踏車停在我們車門前(她看了我們一眼,我也沒有自我介紹,她當然不認識我們)。我們一前一後進入一樓大堂。汪美牧師一進大堂就發現花籃與台上的梯架擺法不對,我們與現瑒兩位姊妹弟兄(可能是禮儀公司,可能是親友,也可能是她們詩班的人,彼此都不認識),一起幫忙把梯架調整到汪美牧師指定的位置。移好位置後,她坐到台下觀察,發現如果按照原先設想的「站在台上唱」,大部份人會被遺照、花籃花圈擋住。她開始觀察台下的環境,剛好台前也有預擺了一層梯架,只要把骨灰罈台往前移位一點,勉強可站兩排人,一排如果站12人,兩排應該可以擠得下24人(他們團有28人)。我們充當模特兒站在台前比對,於是她說,考慮把詩班移到台前的可行性,然後汪美牧師就消失了(她應該是去4樓團練了。)

13:15時間一到(這一次出乎意料,竟然沒有人遲到,東南牧區姊妹弟兄的品德值得稱讚)我們開始集合練習,我請姊妹弟兄站在台前,就是一個小時前,我當模特兒與汪美牧師「沙盤推演」出來的位置。(後來,湧流詩班也是站在這個位置)試想,如果我沒有提早遇到汪美牧師,而且有這一段互動,我可能就會傻傻地請姊妹弟兄在台上的梯架上排位置,作白工,浪費寶貴的時間。

我從來沒有與汪美老師約時間,上帝卻用巧妙的方式讓我們兩個團隊的主領在對的時間相遇,在很自然的情境下共同協調演出場地。  

感謝主的保守,東南牧區臨時組成的詩班在只有廿分鐘練習的情況下,雖然只有唱兩、三次,但正式上場時都沒有凸捶(兩部輪唱,沒有人掉拍,沒有人放砲),全程完美地把《天上的家》呈現在眾親友面前。(其實這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整個過程,我深深感受到,上帝真真實實地與我們同在。  

2020年8月22日

如何帶領敬拜團隊

 

游智婷口述 /

  帶領敬拜團隊與帶領其他團隊不同的是,它多了一個重要的元素---「音樂」,音樂能把我們的「魂和情感」連結在一起。也因為是魂的連結,在我們團隊當中,姊妹與弟兄的相處要非常小心,男女不可以單獨在同一個房間,否則一定要在一個開放性的空間。敬拜團隊的領導者對這類的事情要非常敏銳,特別是敬拜主領要特別站立得穩,不要認為自己可以免疫,包括我自己在內。仇敵很喜歡攻擊我們,只要擊倒一位敬拜主領,就可能可以分裂教會。

   我不喜歡一個人服事,因為我覺得一個人的試探太多。團隊服事可以彼此幫補、提醒。團員會很勇敢的告訴我們,需要改進的地方,這都是我們進步的動力。就像David牧師所說的,身為一位領導者,我們聽到別人的建議,不要感到被冒犯(你感到被冒犯就是給仇敵留機會)。對某人有意見,一定要當面與他聊一聊,說清楚講明白。

讚美之泉的兩次危機

  讚美之泉的事工歷經了廿七年(共出了25張專輯),我們也曾遇到過很多的困難。曾有兩次幾乎面臨到瓦解的危機。有許多人很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在這裡簡單地說明:

  第一次危機是同工們對事工的方向有不同的看法,有一群同工希望團隊事工專注在敬拜讚美,有一群同工希望成為基督教藝人(Christian Artist,福音歌手)。要成為藝人是需要行銷包裝、廣告,需要塑造偶像。我個人創立讚美之泉時領受到的異象就是敬拜讚美,那一次的分裂,幾乎有一半的同工離開。  

  在那之後,我們又遇到另外一個危機,這次是在感情方面受到很嚴重的攻擊。有一位「牧者」來到我們當中,在團隊中傷害了許多姊妹的情感,常常腳踏兩條船,造成不小的分裂。這一次事件,把我們剩下的團員再砍掉一半。2001年,讚美之泉經歷一段非常艱難的時光,幾乎要瓦解。  

徹底的破碎

  「我沒有辦法。」有一次巡迴演出,敬拜開始前五分鐘,我衝回後台:「我自己都不相信上帝會醫治我,我怎麼可能配領人來醫治?」  我爆哭著說:「我不相信,神沒有醫治我,神沒有聽我禱告。」以前的我總認為沒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到的,因為年輕,懷抱著夢想、衝勁。後來,我相信神要我學習、成長,讓我遇到許多自己無法面對解決的困難。但當我在低潮的時候,我還是必須上台帶領敬拜。雖然爆哭抗拒,屬靈長輩最後還是把我推到台上去面對現場2000人的聚會。

「你相信神要醫治你嗎?......如果你相信,請你把手舉起來,大聲地來唱這首歌。」可能是因為太破碎了,我在台上對著大家呼召,這呼召其實是對我自己說的。  

  那一天,我經歷了很大的突破。  

  我體悟到:如果你今天早上起床感覺心情很不好,但你還是要帶敬拜時,你要用屬靈的眼光來看這件事:也許今天台下有很多人跟你一樣,神要向他們傳達相同的信息。  

  雖然那一次敬拜的樂團水準都不是很高,我的琴手只有八根手指頭。但我認為帶敬拜並不是因為你有好的演出,我不希望看到別人來我們的音樂會時只說:「你們的音樂好好聽哦。」  

  我希望來參加的人都能因聖靈的感動而「回轉」掉下眼淚。  

  2001年,雖然我們遇到很大的瓶頸,但我知道上帝要我們繼續,因為上帝把幾位重要的團員派到我的身旁。包括Marry, Grace, Tiffany, ...等等,我們重新建立一個團隊,一直到今天,這些同工一路陪著我走過來的。  

從跌倒中學習

   醫治的路有時是需要慢慢走的,需要過程,需要時間,這樣才能經歷、學習。在過程中,我學習到很多。  

  以前沒有跌倒過,總是覺得「跌倒有什麼,爬起來就好了嘛。」但自己跌倒後,才知道,要爬起來並不容易。需要別人拉你一把。我也多了一分憐憫的心,他們會犯錯,並不是因為他們喜歡犯錯。當別人犯錯的時候,我要用微笑、鼓勵的表情去面對他們。  

  我在這裡鼓勵擔任主領的,我們有一天都會跌倒,都會犯錯,我們都會希望別人再一次給我們機會。所以,別人犯錯的時候,我們也要給別人機會。  

  我第一次看到Tiffany的時候,她唱歌是很小聲的,現在她已成為我們的主唱。包括我自己,我自己以前是不唱歌的,我唱歌還曾被嫌棄。但是神把我推到台前,要我唱歌,要我講道,我說:「怎麼可能?」這些雖然都不是我的長處,但是我還是要盡力把它做好。要練歌就要努力練好,這是要付出代價的。  

  弟兄姊妹,或許有時你會覺得樂團、助唱、設備不夠好,但是我要邀請你,你要繼續唱下去,你要繼續敬拜下去,當你的眼光對準神的時候,神要降下恩膏在你的身上。如果你覺得你的同工,不夠好,不夠完美,你要給他們時間。神把你擺在這個位置上面,有祂美好的命定。  

(本文節錄自讚美之泉主辦之台北密集敬拜主領培訓會/2020.7.26台北)

註:「台北密集敬拜主領培訓會」是讚美之泉第一次主辦與「敬拜主領」相關的培訓課程,日期是2020年七月廿六日下午15:00到晚上22:00,地點在台北復興堂。課程內容從唱歌技巧與音樂知識、如何選歌、舞台與台風要點以及如何帶領團隊等...。本文內容是當天最後一節課的最後一段,游智婷牧師的見證是讓我最感動的一段,試著把它整理成文字,並取得游智婷牧師的許可,在此分享給讀者。

2020年7月10日

神數&神速,如有神助

/崇生弟兄口述
圖:崇生弟兄夫婦(後排右6、7)是小組中的空中飛人。

這次回台灣雖然只有短短半年多的時間,卻經歷三個「想不到」。
首先,遇到的第一個「想不到」是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我的行程,無法按照原定計劃在春天飛回加拿大。(註)  
  
第二件「想不到」:
原本居住了幾十年的老家預計八、九個月後要都更改建,我原本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滯留台灣期間,因為時間比較多,就到處走走看看。隅然機會看到一間靠近捷運站的舊公寓頂樓,而且頂樓還外加兩間房間。雖然31坪,但使用坪數將近50坪。透過仲介與該屋主談價錢的那天早上,我太太突然跟我說:「耶穌給我一個數字1368 。」我就請仲介轉告屋主這個數字。 
本來也不是很想買,我心裡想:「他同意就買,不同意就算了。」沒有想到該屋主馬上就同意了,買房子的過程那麼順利,出乎我的意料。既然房子都買了,裝修過程也非常順利,我們很快地就搬進了新家。    

第三件「想不到」:
家搬好了,但舊房子怎麼辦?離改建還有八個月,這段時間難道就空在那裡嗎?我試著在網路貼出訊息。沒有想到出租過程在上帝的祝福下也很順利:有一位女士很喜歡我們的房子,她能接受我們只租八個月。一聊之下,得知她也是基督徒,也在靈糧堂聚會。我說既然大家都是同教會的,我只要收妳六個月的房租就好。  
這次回台灣只有半年多的時間,所經歷的事,都不是在我意料之中(不在事前計劃之中)。疫情期間,在上帝的保守與帶領之下,新房子不但找到了,家搬好了,老房子也順利租出去了。租金差不多剛好拿來付貸款,明年房子改建的時候我都不用再煩惱了,一切都安排得剛剛好,如此「神速」如有神助。

(註:崇生是我們小組弟兄,因為家人大部份在加拿大,母親住台北。他半年在加拿大,半年在台灣)

2020年6月10日

學習放手

阿龍口述/(編按:阿龍是 O MaMa團員之一)
 O MaMa成員與趙齊實牧師夫婦(左3、左4)、楊年景牧師(左6)一同支援景美福音中心新堂第一次主日崇拜。

五月三十一日參加景美靈糧福音中心的敬拜讚美服事。主日崇拜結束後,我正在台上收拾吉他線材,趙牧師(本週被邀請來的講員)突然走向我,他開口問我:「你從事什麼行業?」
「我是開大卡車的。」我一方面忙著收拾器材,一方面回答趙牧師。
「開大卡車,幾噸重?」趙牧師接著問。
「車頭25噸,如果加上後面的拖車大概也有三十幾噸。」
「這麼大的卡車,一定不好轉彎吧。」趙牧師說。
「其實不會,現在車子越做越好,很好開。有時候我甚至覺得比小汽車還好開。」最近好一段時間,因為工作的事心煩,本來想閃躲,隨便敷衍他。
「最近疫情有沒有影響到工作?」趙牧師接著問。
我聽到這句話,心裡有一點驚訝:「素昧生平的趙牧師怎麼會知道我的心事?」
一時心中百感交集,我停下手邊的工作,不知道要說什麼,我的眼眶開始發熱。
 
 fire老闆
思緒回到一個多月前,當我聽到同事的轉述:老闆在會議中宣佈因為受疫情影響,員工按照薪資比例各減薪約一萬元,我當時氣憤難平。
我首先感到這世道沒有公理?我們每天風吹雨打太陽曬,風雨無阻地在外為公司打拚,公司賺錢的時候,老闆把賺的錢放在口袋裡,公司不賺錢的時候,就會苛扣員工的辛苦錢?
再者,我也感到極不公平:那些經常出狀況、闖禍、技術差、遲到早退的員工,憑什麼享有同樣的待遇?老闆眼睛瞎了嗎?他看不出來誰的工作效率比較好嗎?多年來所累積的委屈不平,全部都湧上心頭。我告訴我自己,等到六月十日發薪水日,如果真的被苛扣了,我就fire老闆,以示抗議。
這些日子以來,心中忐忑、無法平靜,一方面憤恨難平,想要以辭職以洩心頭之恨。另一方面又想到:辭掉工作以後,家裡還有房貸要繳,以後的路在哪裡?

 學習放手
「來,我來為你禱告。」趙牧師說。
趙牧師為我禱告時,我腦中一直迴盪著剛才趙牧師講道的關鍵字:「你要放手......。」我的心裡受到莫名的震動,這就好像是上帝在對我說話。我忍著,憋著,用手掩著我的眼,但止不住淚水一脈一脈地往下滴。
是的,我要放手。不要再憑自己的意思,放手全然交給上帝來帶領。十幾年前在我最艱困無助的時期(註),上帝都帶領我都走過來了,我相信主會再次帶領我。我決定,不再靠自己的意思,將我未來的道路、主權全然交給上帝。頓時覺得心中放下了一顆大石頭,得到了釋放,籠罩許久的烏雲被風吹散。

天父看顧
六月十日發薪日。傍晚當我刷存款簿時,發現薪水一毛錢也沒有少。我眼淚又不聽使喚地流下來,我相信這不但是公司對我的肯定,更是天父豐富的恩典。感謝主,我們是天父的寶貝,可以放心地把一生交給主。就如同聖經上說:「倚靠耶和華的人、好像錫安山、永不動搖。眾山怎樣圍繞耶路撒冷、耶和華也照樣圍繞他的百姓、從今時直到永遠。」(詩篇125篇一~二節)我要大聲讚美我的主。

註:這是另外一個故事,請期待《房屋風暴》續集。

2019年12月29日

2019年聖誕餐會感恩見證全文

  
▲我們是充滿愛的大家庭

感謝各位今晚來參加慶培秀美小組聖誕暨年終感恩餐會。
有許多朋友有一年多不見了.....,我問瑞祥(南琴每年都會帶他先生瑞祥來參加我們的聖誕餐會),一年多不見,您覺得我有沒有什麼變化? 
「沒有。好像變年輕了......。」  瑞祥很客氣。
  其實在這一年間,我生了一場病......。今年三月我被檢查出得了淋巴癌第二期......。各位看得出來嗎?(關於發現癌症與治療的過程,大部份的朋友都聽過了,我在此不在贅述。)

  第一個重點是:感謝

  在此我要感謝在我生病期間,一直幫助我們,支持我們的姊妹弟兄。你們就如同我們的家人一般照顧我們。譬如:
  詠幗,第一次住院化療時,她特別從新店跑來,陪我們辧理住院手續。
  南琴,當我檢驗報告出爐,醫師說明我病情的時候,只有妳陪在我身邊。(當時我們在病房等醫師來巡房,因為算不準醫師什麼時候會來,內人剛好去作胃鏡檢查。)
  姮宇,化療期間她特別帶了一鍋人蔘雞湯來給我補身體。
  繁華,她特別去煮很費工的滴雞精給我喝。後來還把整套工具送到我家。(因為開刀、化療,需要補充蛋白質。)
  增信,特別請假,開車載我們去郊外(陽明山、宜蘭等地)曬太陽。(化療後白血球數量奇低,沒有扺抗力,不敢出門,當時我長期關在家裡當宅男。)
  忠霖、詠雯:送蘆薈汁給我,還送OPC來給內人。(第四次化療後,感染肺炎,呼吸困難,緊急住院,注射、服用抗生素藥物連續21天,抗生素導致胃潰瘍,不但沒有胃口,後來還產生幻覺。)(內人也因為照顧我,體重下降,身體每況愈下。)
  淑芳:某天早上特別買了一套豐盛早餐送來病房。(當時我因為抗生素藥物導致沒有食慾,半個月內體重從66掉到52公斤。)
民忠、秀蓮:原本約定好的教會服事,因為感染,身體虛弱,他頂替我上場,讓我休息。
  國臺、荊敏、南琴:當我們生病的時候,小組就靠這三位實習小組長在照顧。讓我們沒有後顧之憂。
  你們都像我的家一樣,甚至比我們的家人還要親。我感到有教會的姊妹弟兄實在是很幸福。

  第二個重點是:平安

  如果你問我病好了嗎?
  之所以不在一開始就講這個,因為我認為,病有沒有好,不是重點。
  就算我今天被醫治了,難道就永遠不生病了?
  難道沒有被醫治就不用感謝了嗎?
  一大堆沒有被醫治的人,怎麼解釋呢?
  講耶穌能醫治的見證,可能你們都聽多了。不信者恆不信,對於病得醫治,你們也可能有自己的解讀。
  今天我想要強調的重點是:「平安」
  當我得知我得了癌症之後,我心裡一點不害怕,不恐懼、不緊張。反而有出乎意料的平安。我自己都很訝異,為什麼自己能如此平靜?
  陪我們一起辦理住院手續的詠幗姊妹,她很熱心地一直勸要我再去更大的醫院(譬如和信或台大)找更權威的醫生聽取第二意見,她說有一位真理堂的姊妹在和信工作,她可以幫我安排,立刻就轉院。
  我說:「不需要。」
因為我深深相信,上帝的安排都是好的。我在萬芳醫院檢查出癌症,我就在萬芳醫院就診。不用比較、不用挑醫師,遇到什麼就是什麼。事實上證明,果然,上帝量給我的都是最好的。
  我相信,最好的醫療,不在於醫院的規模,也不在於醫師的名聲,而在於天父的安排與旨意。
  除了相信上帝的安排之外,我也深信,信耶穌有永生,上帝為我們預備了那更美好的國度。人生本是暫時的,我們擁有永恆的美好。我從來不畏懼死亡。
  有沒有得醫治呢?我今天能站在這裡就是最好的見證。

  再次感謝大家  

 重點也不是病得不得醫治,重點不是長生不老,我認為,最可貴的是能擁有真正的「平安」。
  最後,再次感謝各位姊妹弟兄在主內滿滿的愛與關懷。
  謝謝

2019年12月16日

三味恩寵


昨天(12/15日)下午 O MaMa 在艋舺龍山文創展演廳演出,大約四點多結束,本來想在萬華附近找個餐廳吃晚餐,就在大夥蒐尋餐廳之際,忠霖提議在貴陽街有一間「三味食堂」很不錯。
  時間是下午五點多,我們包兩台計程車到貴陽街。我心想,還不到吃飯時間,人應該不會太多吧。沒想到,車在貴陽街右轉,遠遠地看到從店門口到路邊擠滿了人,好像是在抗議集會。我的天,有好吃到這種地步嗎?

(圖:有沒有這麼誇張,下午五點,哪裡像排隊,倒像是抗議集會。)

下車後,詠雯代表我們先去抽號碼牌,我們抽到的順序是69號。
「第一次來?」正當我們七嘴八舌討論要不要等下去的時候,旁邊一位同樣在等候的歐幾桑笑著說:「我三點就來排隊了⋯。依我上次的經驗,我五點時抽到68號,等到七點多才能進去。」

「現在離七點還有兩個小時?要排嗎?」看著這麼多人擠在路邊引頸企盼著店家開始叫號,這家食堂應該是有些名堂才對。心想,都坐計程車專程來到這裡,這四周也沒有什麼像樣的餐廳。
「或者先找個地方坐坐?」就在等待的時候,我四周看看。隔壁有一家不知道賣什麼,好像是賣飲料的小雜貨店,店裡只有兩位客人,門口有擺著一個賣冰棒的冰櫃,一張桌子,兩張椅子。我建議秀蓮可以先坐在這張椅子上休息,我們來買他40元一支的冰棒。選著冰櫃裡面的冰棒,心裡想「冬天吃冰棒,好冰哦。」秀蓮說:「或許我們可以進去這家店坐著等,頂多點他們的飲料喝。」


圖:O MaMa在三味食堂前等待入場。


「你們抽號碼牌了嗎?」就在討論的時候,店裡一位女店員走到我們身邊。
我們點點頭。
「來來來,進來坐。」我本來以為她詢問的目的只是在拉生意。
「我們為身障人士有特別的服務,你們可以先進來坐。我們老闆可以幫你們把隔壁的餐叫到這裡來吃。」女店員指著店裡面一位高大的男士,她特別壓低聲音,好像不想讓旁邊的其他客人聽到。
我有一點傻住了,這家店的老闆可以點隔壁那家店的食物?是「兄弟」嗎?但又回神,反正管他的,先讓大家有地方坐再說。
我也壓低嗓門說:「我們不止兩個人,我們有六個人耶。」她看了一下我們六個身上穿O MaMa字樣的男女,說:「沒關係,都進來。」
我們小心翼翼地進了飲料店裡,避免引起其他客人「暴動」。我也有一點不好意思,好像在佔他們便宜。另一方面,店裡那位高大的男士好像不好惹。
「慢慢來,慢慢來,我們這裡的步調與隔壁是不一樣的。」高大的男士很直爽地說。
女店員熱情地遞來隔壁三味食堂的菜單,教我們如何點的餐,也推薦一些招牌菜,好像是推薦她自己家的店。她看我們穿著制服,像是參加什麼活動。我們告訴她: 我們是應靈糧青銀共創館吳館長之邀,今天下午在艋舺龍山文創展演廳的聖誕活動中演出。
「我也是基督徒耶。」女店員自我介紹,她姓林,她也是靈糧堂的姊妹,目前在板橋靈糧堂聚會。
細問之下,我們才搞懂,剛才那一位說「慢慢來」的男士就是隔𤩹三味食堂的老闆「本尊」。
「他在這裡幹啥?」原來這家飲料店也是他剛頂下來沒多久,改成飲料店(多角化經營)。林姊妹說(這次是大聲說):「老闆雖然還不是基督徒,但快了,我每天都為老闆禱告。」
老闆雖然身材高大,但心地柔軟、善良,也會說:「感謝主,感謝主。」我們謝飯禱告的時候,他還特地過來與我們一起低頭禱告。因著他的善行與言談,我彷彿看到一位不折不扣的基督徒。我們後來也特別為老闆,為這間店同聲開口祝福禱告。


圖:遇到三味食堂的老闆(左1)與林姊妹(右1),感覺像奇遇記。



圖:三味有禮提供飲料的帥哥(左2),像不像蔣友柏?

因著這位熱心的林姊妹,上帝讓我們在服事之後享有貴賓等級的優待:不用排隊,不用等待,老闆直接把我們點的豐盛的食物從隔壁親手送到我們寬倘的座位上來,讓我們享受豐盛溫暖又喜樂的饗宴。直到我們吃飽喝足走出店門,店門外還是擠滿了人潮。時間是晚上八點多。 
這一天我們都被「恩寵」了。






2019年4月17日

徵社區幹事

過去,我一向不太把自己公共事務方面的事帶到小組代禱事項中(包括社區管委會的鳥事、房屋、房客、修東修西等雜事)實在不想叼擾姊妹弟兄。
但今天(4/17)看到小組姊妹Nacy在line群組中貼出的本周代禱事項,本來我也矜持過去的想法,後來,我還是在代禱事項下面留了一條:「請為我們社區徵管理員兼幹事順利代禱。」

##前情題要:
我們社區管理員提出辭呈已有一段時間了,管委會透過許多管道發出的徵人訊息,都沒有任何人來應徵(可能是條件太差)原本管理員說會等我們找到人再走,但他四月初突然告訴我,他4/18日眼睛要動白內障手術,之後就不能上班了。換句話說,4/18日我們社區的管理室就要唱空城,開天窗了。面對4/18日一天一天逼近,在有限的條件下,我們不但要找到人,而且還要找到合適的人,我這個作主委的壓力,可想而知。

##超值人選
你猜怎麼著,今天早上,我才貼出了代禱事項請姊妹弟兄為我們代禱,就發生了兩件事:
1. 本來我今天排定要住院化療,但一直到中午等不到萬芳住院處打電話來。原來,病房滿了,沒有床位。住院處小姐告訴我,排在我前面還有22位。下午一點左右,改去血液腫瘤科門診,醫生幫我改預定明天化療室作化療(取消住院化療,改為門診化療)。
2. 下午我就沒事了,我與內人打算去政大後山曬太陽,路過巷口水果攤,我突然有個靈感,下車請水果攤老闆幫我們介紹管理員。他告訴我,我們前里長目前空閒著,也許可以找他。

蘇前里長?有可能嗎?(其實連水果攤老闆自己也很懷疑)。蘇前里長過去在我們里服務八年,熱心公益,活力充沛,幾乎24小時不打烊,服務品質有口皆碑。去年要不是他不想出來競選,不然也不會造成本里有六位參選者,破全國紀錄。如果他繼續出來選里長,是沒有人能與他競爭的。前里長會願意來當我們小社區的管理員嗎?
下午兩點半,我人在道南河濱公園,抱著姑且一試,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打電話給蘇前里長。我起先還不好意思,為顧及對方顏面,我只說:我們社區在徵管理員,請他幫忙介紹。沒想到,他聽我說完,停頓了幾秒,竟然主動地說:「要不然我來做好了⋯⋯。」
晚上九點,我們就約見面,相談甚歡⋯⋯。代禱的力量就是那麼大。只因為貼了一條小小的代禱事項,不但找到了管理員,而且還請到充滿服務熱忱的前里長,這麼超值的人選來當我們社區的管理員。這簡直是不可能中的不可能,你說神不神奇?這不是神蹟,什麼才是神蹟?
(2019/4/17)

臨時組合的詩班

四月六日參加王姊妹的追思禮拜,我不但感到真實的平安也為王姊妹感到欣慰。我確實地感受到她的快樂,她正在一個美得無比的地方。以下分享過程中的一則小插曲: 前情題要: 四月六日王姊妹追思禮拜,楊牧師因為要先去殯儀館主持家祭,有其他事要忙,他邀請我擔任「東南牧區詩班」的臨時召集人。楊牧師...